“美国人的尸体将遍布整个中东!”伊朗真能复仇吗?

财富宫 2020-01-07作者:网络 阅读: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中国社科院伊朗问题专家陆瑾说,在伊朗民众心中,苏莱马尼是个“民族英雄,反恐战士”。他领导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是伊朗武装力量精锐中的精锐。他在群众心目中的“人设”也很好。“走群众路线”,平易近人,生活朴素,甚至有普通民众搭乘公共汽车的时候还偶遇过他。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朗政坛分量很重,但苏莱马尼一直严守军人应当政治立场中立的分际,不干涉政治事务。总之,苏莱马尼威望很高,伊朗人民爱戴他。

在伊朗待一段时间就能感觉到,伊朗人的确是一个自尊心和自豪感极强的民族,很多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那是傲慢和自不量力。苏莱马尼作为伊朗一个主权国家武装力量的高级指挥官,却惨死于美军毒手,伊朗全国上下的愤怒可想而知,是可忍,孰不可忍。

伊斯兰革命40年来,伊朗官方差不多每年都会动员民众上街,组织反美游行示威活动,但此前参与群众上街散步者居多,像这般普遍地慷慨激昂,近年罕见。

“什叶派之弧”在反制美国制裁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对伊朗关闭了SWIFT系统,切断了伊朗银行与外界的金融联系,制裁伊朗石油出口和航运,“什叶派之弧”却能帮助伊朗“”和“洗钱”,虽然成本要高于正常贸易,交易量也大打折扣,但终究是一条在困难时期往伊朗输血的脐带,美国制裁伊朗的大网也因此漏洞百出。

美军接下来仍可能继续实施对伊拉克、甚至叙利亚境内什叶派民兵武装和伊朗革命卫队在境外军事人员的军事打击,不过,“什叶派之弧”并非美军单靠现有兵力和空袭所能摧毁。什叶派宗教系统才是组织能力的关键,很难通过军事打击等物理手段所能轻易消灭。

美国全面重启对伊朗的严厉制裁已经一年多,虽然伊朗民生经济受到了很大冲击,里亚尔币值腰斩、国内物价翻倍,但是制裁效果其实并不如预期,伊朗国家机器总体运转正常,伊朗国内基本物资供应充足,社会保持基本稳定,没有出现严重动荡,按照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自己的说法,当前伊朗面临的问题,主要还是政府治理存在失误,是伊朗自己的原因。

与苏莱马尼一同阵亡的,还有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组织”副指挥官穆汉迪斯。美国这一轮行动目标清晰:削弱什叶派民兵组织,破坏什叶派之弧,封堵对伊制裁的漏洞。苏莱马尼和穆汉迪斯则都是什叶派组织的中枢人物。

美伊之间互动,“默契”明显,“红线”清晰:摩擦不交火,对峙不冲突,避免造成人员伤亡,造成局势失控风险。而且双方并不在伊朗本土“过招”,伊朗虽然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但是一直没有触及涉及级核技术的20%丰度浓缩铀,并再次重申无意发展核。

这一次,美军不仅让伊朗流血,且直接“斩首”伊朗军队高级将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发誓报复,苏莱马尼继任者卡尼甚至扬言要让美国人在中东“尸横遍野”。

两国一旦爆发全面军事冲突,在信息化条件下的高技术战争,面对规模庞大、“海陆空天电”五位一体、协同作战的美军,伊朗国家有组织的军事抵抗被彻底摧毁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美国对伊军事行动最大的障碍只在于难以估量的战争成本。

这一年,伊朗先后分四个阶段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往来霍尔木兹海峡油轮接连被破坏,英国油轮被扣,沙特机场遭袭、油田被炸,美国“全球鹰”被伊朗击落,而伊朗的油轮在红海上也被不知哪里来的火箭弹“打了一闷棍”。

今天伊朗何尝不是面临这样的局面。伊朗的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2%,连参加G20峰会的资格都没有,军费大约只相当于美国1.5%至2%,整体装备质量落后美国40年以上。自伊斯兰革命以来,伊朗全军上下没有任何一名将官有过指挥机械化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这也包括苏莱马尼,而他已经是伊朗军中最具作战经验的将领。

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宣布全国哀悼3天。首都德黑兰的广告牌上的商业广告被撤换下来,换上了苏莱马尼的纪念海报。全国各地爆发反美、反以色列的示威游行,部分示威者甚至激动流泪,高喊随时准备好迎战。

如果双方领导人足够理性,都不应继续进行任何军事冒险。特别是对伊朗而言,当前最主要的工作并非“复仇”,而是专心处理好国内问题,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要进步,人民生活要改善,只要伊朗国内保持稳定,不再出现去年11月的混乱,极大的提高美国对伊朗发动战争的潜在成本,伊朗国家安全就越有保障,苏莱马尼也就没有白牺牲。

然而苏莱马尼对伊朗国家安全的重要意义远不止于他在反恐战场上的军功。随着反恐战争的推进,什叶派民兵武装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快速做大,并纷纷被伊朗“收编”,一条从伊朗本土经伊拉克北部延伸至叙利亚、黎巴嫩和巴勒斯坦,直抵以色列家门口、作为伊朗势力范围的“什叶派之弧”逐渐编织起来。这片广阔的领土上,什叶派伊斯兰教的信众被有效地组织了起来,实际上成为了保卫伊朗国家安全的“战略纵深”,虽然不至于抵消美国及其盟国,特别是以色列,因信息化作战能力而对伊朗拥有的压倒性军事优势,但足以构成挑战和威胁。

如果伊朗方面实施报复,并造成美国方面人员伤亡,将再招致美军反击,在美国总统大选年,允许特朗普妥协让步的外交空间十分有限,“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极易失控。

但凡美国和盟国方面遭受损失,美国方面都会指责伊朗是幕后凶手,而伊朗方面则遵循“惯例“,失口否认。6月,美国“全球鹰”无人机在伊朗领空被击落,按照特朗普的说法,美军一度决定对伊朗境内目标实施军事打击,但他最后忍住了。10月,在红海航行的伊朗油轮遭火箭弹袭击,船只自己驶回伊朗,伊朗声称 “严惩凶手”,不过没了下文。

不过,在伊朗之外,苏莱马尼是个狠角色。他发迹于两伊战争,虽然伊朗政府一直宣称自己应叙利亚政府邀请,提供“军事顾问”,并向伊拉克提供“协助”,但只要多少了解情况的人都清楚,苏莱马尼和他领导下的“圣城旅”,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艰苦卓绝的战斗中发挥了关重要的作用,将恐怖主义挡在了伊朗国门之外。

击毙苏莱马尼,美国跨过了那条红线,打破了默契。而且美国国防部公开且高调地宣布,军事行动是特朗普总统亲自下令,美军直接执行。

免责声明:文章《“美国人的尸体将遍布整个中东!”伊朗真能复仇吗?》来至网络,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老虎机游戏_老虎机游戏网址_老虎机游戏网页版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老虎机游戏_老虎机游戏网址_老虎机游戏网页版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